由於員工增加而捨棄物理上的辦公空間,轉移為遠端工作、在家工作的理由

將工作場所改為在家或是咖啡店的「遠端工作」模式漸漸廣為被接納,與SNS合作提供服務的Buffer廢除了所謂的辦公室,將員工全數轉為遠端工作、在家工作模式,並公開了從頭到尾的經歷。



We’re Ditching the Office Completely: Here’s Why

初創時期

Buffer在創立當時2010年至2013年初為止是僅有四個人的團隊,沒有所謂的辦公室,也沒有活動起點的特定城市,但在所提供的服務內容涵蓋社群媒體當中,察覺其他的初創企業或社群媒體網絡服務公司,多數設立辦公室在舊金山及矽谷的附近並在此活動,成員漸漸判斷與其他服務締結安定的關係是重要的,因此與提供策展(Curation)服務的Storify一同在舊金山租借辦公室,共用期間持續半年。

獨立辦公室

在短暫共用辦公室後Buffer的成員,於2014年七月轉移辦公室到舊金山South of Market地區,從共用空間轉移為獨立空間的理由有兩點:一來是為了將Buffer的公司內部文化落實滲透在員工當中,二來是將員工全數匯集在一處進行每年一次的聚集

辦公室轉移後Buffer漸漸開始募集遠端工作、在家工作的成員。在增員當中,Buffer總是牢記兩位前輩的建言,一位為原是「HubSpot」(集客式行銷軟體)的產品總負責人(CPO)David Cancel,他在Buffer設立時曾經告訴他們「成員全部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的方法以及分開工作的方法這兩都可以順利的運作,但將兩種模式混在一起併行不大好」;另一位則是Basecamp的設計師Jason Zimdars,他說道:「通勤對於來辦公室工作的成員沒任何優點,在家工作對於成員也不會有缺點。」

在控制遠端工作、在家工作與在舊金山當地團隊工作的人數平衡當中,漸漸增加了員工人數到估計50 人左右,舊金山的辦公室設立了一個雙層床,且有許多成員頻繁的去利用這個休息工具。

不過CEO的Joel Gascoigne表示自己發現「若有特定的辦公室,會被眼前的工作牽制住,而不經意地延遲與通勤成員約定好的會議。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代辦事項應總是優先處理,就算不在同一個辦公室,重要的聯絡事項可以透過Google Hangout或HipChat以及e-mail迅速處理。」

定點辦公室工作與遠端、在家工作模式的併行

另外在Buffer,物理上的實質辦公室對於遠端工作、在家工作的成員來說,也是扮演重要的腳色,有時候他們會第一次在這裡見面,並有研究結果顯示,面對面有利於人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不過對於Buffer的遠端工作成員Courtney Seiter來說,自己從來沒有去過辦公室,也並未因此而有不利的經歷。

轉捩點

舊金山是個可以與其他IT業工作的人懈逅之場所,Buffer的員工也有半數居住在這裡,但在開始雇用世界各地的成員後,像是倫敦、紐約等都市的成員也逐漸增加,居住於舊金山的成員反而只剩下2~3人。

Buffer計算了由付費會員所收取的費用是如何在公司內運用的結果,發現辦公室的租金一個月耗費7,175.53美金(約215,487新台幣),是公司全部支出的2.1%,比起員工的健康保險、廣告費、行銷費用還要佔了更高的百分比。因此公司以此計算結果為基礎,向公司員工進行問卷調查,結果決定廢除辦公室制度。

現況:隨時可以在世界各地擁有工作環境

在將其餘員工全數轉移為遠端工作、在家工作之後,剩下幾位最後還在舊金山辦公室工作的成員,他們後續的辦公空間租借費用由公司支出。另外針對想要利用咖啡店空間工作的成員,公司也另外提供補助金,也就是說Buffer的成員已經作好隨時可以在世界各地擁有工作環境的準備。

此時此刻,Buffer的成員已經散部在美國的舊金山、芝加哥、紐約;英國的倫敦;南非的開普敦;上海等等世界各地,員工幾乎網羅了所有時區。

另外他們也公開了撤離辦公室最後一天的錄影